生命不息,折腾不止!

Viva La Vida

[转]腾讯现在还重视产品吗?

原文标题:马化腾老了

 

从狗日的腾讯到移动互联网焦虑,再到船票论、开放论、投行化,原本害羞胆怯的马化腾终于在野心上追齐了马云李彦宏。

现在的小马哥已经可以跟媒体朋友侃侃而谈,笑怼其他大佬。度过中年危机的马化腾,望着已经秃了的90后们,老老实实的玩起投资组局,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老了。

可是这对一个以产品能力说话的公司来说,并不是什么好事。特别是在AR技术重新定义互联网世界的当下。

腾讯现在还重视产品吗?

腾讯这两年在产品战线上精简了不少,搜搜切了、电商分了、阅文也独立了,连QQ音乐都要拆出来成为独立的公司。这样的趋势下去,未来腾讯视频、企鹅影业也玄。

这么来看,腾讯是在收缩自己的战线,将核心业务聚焦在社交、游戏领域。

可是除了爆款游戏越来越多、游戏生态越做越顺手之外,腾讯这几年在社交领域找不到任何可圈可点的地方。

腾讯微博彻底停了,可是微信并没有真的替代新浪微博;微视短视频失败后又重新复活、复活完又失败;全面K歌表现还算可圈可点,但跟唱吧比动作总是慢一拍;NOW直播还是靠着在QQ中植入才勉强度日,跟竞品相比毫无亮点;QQ的日迹占着手机内存却毫无用处;唯一的亮点——厘米秀,也跟当年的QQ农场没有太多区别……

腾讯不但新推出的社交产品不成功,还反倒把QQ做得越来越复杂,各种乱七八糟的插件跟360手机助手有的一拼,搞得手机、应用越来越卡,无法忍受。

想来腾讯也很有自知之明,适时推出了一款QQ轻聊版,然后这个轻聊版变成了办公版TIM,还曾在产品上效仿对标过Snapchat。

所以,腾讯这是在承认自家新的社交产品路线失败了?否则怎么没推出一个精简版的微信?

当然,腾讯在另一边还有着微信这样的巨无霸产品,微信手里攥着的可是海量高净值的职场用户。但微信力推的小程序、视频电话功能,也跟自己的社交主业没多大关系。别说视频电话一直都有没什么用,就小程序来说,根本就是一个电商产品,未来是否会对用户产生严重的骚扰,还是一个问题。

对比快手、映客、微博,特别是今日头条近来在社交领域迅速攻城略地,火山小视频、抖音、悟空问答、微头条等产品一路插旗拔寨,腾讯好像没有任何作为。

这两年腾讯的产品经理都干嘛去了?

马化腾应该是被《狗日的腾讯》们骂怕了,真的开始着手开放腾讯,不再走抄袭之路。

2010年,3Q大战是腾讯最危急的一年,各种舆论声音一边倒,全社会集体声讨腾讯的种种罪状。在新浪微博迅速崛起,一排大佬强敌环伺的情况下,腾讯意识到自己拉开的战线实在是太长了,需要聚焦核心业务,打造自己的生态。

随后2013年、2014年,腾讯接连把自己的搜索业务分拆给搜狗,把电商业务分割给京东。由此,腾讯内部擅长市场产品的华为派逐步被打散。

2015年,曾经的腾讯产品经理第一人——吴宵光,也从腾讯离职开始新的征程。这也是腾讯彻底转变的开始。

这一年,马化腾针对人们都看不懂的新一代社交产品话题表示:“其实你什么都没有做错,错在你太老了。”

腾讯现在剩下的王牌产品经理:一个张小龙醉心在微信里,为职场用户编制一整套简洁便捷的服务;一个林松涛跟着COO任宇昕,整天到各个业务部门救场,救完应用宝转战腾讯视频,干完腾讯视频又转向天天快报;剩下的就是一帮顶起腾讯创收的游戏产品经理……

所以,腾讯是希望先培养出新一代产品经理,然后再帮自己造出属于未来的社交产品吗?

做产品还不如到处投资来的畅快!

投资正是腾讯总裁刘炽平的拿手好戏。

2004年,因为负责操作腾讯赴港上市,刘炽平受到马化腾赏识,一年之后便进入腾讯成为首席战略官,负责腾讯业务战略规划与投资管理。到2010年,汤道生、James Mitchell、赖志明、杨国安等等刘炽平的校友前同事导师也加入了腾讯,成为今天腾讯内部的“香港帮”。

刘炽平

2010年,腾讯的投资业务已经成熟,但碍于庞大的华为派团队,香港帮根本无法施展。香港帮在外边投资易迅,华为帮还做着QQ商城、拍拍;香港帮好不容易跟Groupon取得合作落地了高朋团购,那边华为帮的QQ团购也在叮当作响……

这跟阿里相比,结果实在是差太远。阿里一鼓作气,花大钱下大注砸出淘宝商城(天猫)、美团,腾讯的那几个产品连名次都排不上。当然后来美团投诚了腾讯,那时后话。

这样的竞争模式,腾讯的战略再好也无能为力。

而腾讯一直以来的强产品弱运营基因,也让腾讯在面对电商、搜索、UGC内容时显得无能为力。尾大不掉,总有自己做不到的地方,可是腾讯内部善于做产品的华为派,却不想放开手中的权利。

所以马化腾必须削权华为派。

3Q大战之后,腾讯的市场地位并没有受到影响,马化腾意识到自己在社交领域的地位已经稳固。当然,还有一个背景是,经过刘炽平多年的战略布局管理重组,会员+社交游戏变现的模式已经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,股价明显上升。腾讯完全不用再到各个市场四处出击,做毫无意义的防御与扩张。

像电商、搜索、文娱等等这样的业务,完全可以用对外投资完成,做起来也更加轻松自在。

于是,腾讯的批斗大会拉开了帷幕。

腾讯请了72位行业专家,做10场闭门会议。不过以产品取胜的腾讯,不需要什么外部的产品专家助阵,因为没有任何产品经理能比腾讯更专业了。这么算下来,72位专家都是来批评腾讯的战略管理的,说白了,就是站在腾讯总裁刘炽平这边,帮忙推进业务的。

腾讯员工戏称这些会议是——“conference of the gods”(神级会议),翻译过来就是“神仙打架,凡人遭殃”。

马化腾要求高管们 “照单全收”专家对自己的批评建议。这样“团结胜利”的大会开完,腾讯就开始真的收缩战线,回归核心的社交业务。

华为派高管对于这样的批斗当然心存不满,特别是业绩做得最好的腾讯无线业务,当时管理腾讯无线业务的核心人物是刘成敏。腾讯无线业务就是与电信运营商合作,推出超级QQ等这样的会员系统增值服务,一头关系着核心的QQ业务,另一头牵连着电信运营商这样最大的客户。怎么看怎么动不得。

刘成敏

无线老臣们心存不满,这事看起来就根本没法动。一大帮投资人加上阿里360整天围着腾讯总部,不是挖人就是鼓动创业。马化腾此时最多也只能学习阿里那一套运动,把内部资源分拆出去,再玩一遍削藩整并。

不过马化腾选择了扶植新人。吴宵光、刘成敏、李海翔、孙忠怀这些功臣搬不动,那就扶植远在广东的张小龙。

于是在2010年年底,张小龙主导的腾讯广东研发中心越过顶头领导,直接从马化腾手里接过尚方宝剑,开始开发刘成敏、熊明华竭力反对的OTA社交产品——微信。

同时刘成敏也主导开发了一款竞品——QQ通讯录,此后马化腾多次亲自为微信站台,来营造内部的赛马氛围。

最终,朝着替代QQ方向努力的微信,在马化腾的力捧下胜出。在朋友圈、微信群、公众号几个爆款功能接连推出后,腾讯无线业务的元老们的位置岌岌可危。

张小龙

与此同时,刘炽平开始重组腾讯的业务架构,2012年5月,腾讯重组完成,建立了全新的六大事业群:企业发展事业群CDG、互动娱乐事业群IEG、移动互联网事业群MIG、网络媒体事业群OMG、社交网络事业群SNG、技术工程事业群TEG,并分拆出一个全新的腾讯电商控股公司ECC。

TEG(Technology& EngineeringGroup)由原来的研究院和运营线组成,由腾讯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张志东领衔。SNG(Social NetworkingGroup)由互联网线和研究院的部分部门组成,由一直主力负责电商业务的吴霄光负责。CBG(CreativeBusiness Group)由广州研发中心与企业发展系统组成,即微信的领军人物、腾讯公司副总裁张小龙负责,随后又改名微信事业群WXG。而新成立的腾讯电商控股公司ECC,腾讯则直接投入10亿美元,刘炽平人董事长、吴宵光任CEO。

这次分拆的结果就是:原本在腾讯不可撼动的腾讯无线业务被彻底打散,电商业务也被独立出来方便外部整并。

当然腾讯无线业务能够成功拆分,也跟当时电信运营商反腐有关,曾经负责过腾讯无线的创始元老曾李青,在此期间还被请去喝了一个星期的茶。刘成敏当时的处境非常尴尬。

但腾讯最先切出去的是搜索业务——搜搜。2013年9月,腾讯战略投资了搜狗,也把自家的搜搜业务一并并给了搜狗。

在这之前的2012年,原本负责搜搜业务的腾讯高管——李海翔、吴军、孙良纷纷离职。而意图将搜搜分拆独立自己掌管的刘成敏,看到局势不可扭转,在2013年初离开了腾讯。

到2013年底,CTO熊明华也因为无线业务而宣告病退。

随后,刘炽平又开始切割视频业务、电商业务、文学业务,意图将腾讯视频、腾讯电商控股公司、腾讯文学都打包送走。这引发了腾讯内部极大的震动。

2014年初,在腾讯与优酷土豆谈判的关键节点,腾讯副总裁孙忠怀跑到香港阻拦这一交易。

孙忠怀在内部放话:“腾讯已相继放弃了搜搜、电商等业务,再放弃视频的话,总不能一堆人天天数着钱谈投资。”

随后又立下军令状,表示自己能够独立做好。随后腾讯视频花了两年的时间成为了行业第一,但也留给了竞争对手阿里一块宝贵的文娱资产。

可是,腾讯投行化的管理方向已经不可能回头。

2014年,腾讯也像投资搜狗一样,把自家的电商业务打包送给了京东。而完成了自己历史使命的腾讯创始人元老派张志东,光荣退休。

2015年,曾经的腾讯产品经理第一人吴宵光,在交接完手中的电商业务后不久,也离开了腾讯。

从此,腾讯利用自己海量流量与产品优势来开疆拓土的时代,一去不复返了。马化腾现在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——守住核心的社交业务、开拓海外市场、优化商业模式上了。

也是在2015年,腾讯开始预备大幅缩减外包业务,2016年,腾讯砍下了一半的外包项目。一位在应用宝外包公司工作的朋友告诉小新,整个2016年腾讯削减了自己所在项目的90%人员配置,2017年剩下的这些人中又减去一半,挑出来的员工将进入腾讯成为正式员工。而且他所知道的腾讯外包公司,都是这种情况。

看来腾讯砍掉搜索、电商、文学项目后,内部多出来不少亟待转岗的员工。

也是从2015年开始,马化腾不再是低调沉闷不愿意面对公众的害羞富豪,腾讯公关的声音也越来越强。

财经专栏作家吴晓波,为腾讯量身定做的《腾讯传》也出来了;小马哥的公关稿也铺天盖地发起来,一句“移动互联网船票”搞得行业晕了4年船;腾讯的战略布局,开始被业界认可,夸奖一天比一天多起来;现在小马哥都学会跟记者朋友们谈笑风生,时不时的怼马云李彦宏两句,一点也不像当初那个拙嘴笨舌的机械的新闻发言人。

可是越来越像投行的腾讯,产品能力直线下降,走向了新的极端。

拿不出属于下一代的产品,腾讯还怎么面向未来?

马化腾却完全不觉得自己社交市场的地位受到威胁。

腾讯微博失败后,就再也没有想着去对抗新浪微博;微视死了又活活了又死,到现在还没想好如何全力以赴;定位多次更改的QQ轻聊版,已经改为办公软件TIM,现在还在像孵化微信一样缓慢成长……

小马哥现在完全看不出焦虑,不知道是更年期过去了还是中年危机结束了。当年紧张兮兮讨论“移动互联网船票”的那个小马哥,已经不复存在了。

当然,现在对腾讯来说,最紧迫的是智慧零售与金融市场,连前沿的Ai技术都还处于内部赛马阶段,没有放到靠前的位置。

刚刚过去的年会,Pony马表示:“在管理方面,我们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内部的组织架构,现在的腾讯需要更多toB的能力,要在组织架构上进行从内到外系统性的梳理。”

可是什么是腾讯的toB能力?

企业微信?企业QQ?腾讯企业邮箱?还是腾讯云?难道是腾讯Ai?

毫无疑问,目前最大的企业市场要数云市场,如果腾讯要重视toB能力,做好云服务必不可少。但现在腾讯云相比阿里云、百度云差距不小,过往腾讯云就是靠产品战略取胜。特别是腾讯游戏云,靠着自己的游戏分发能力,才争取到不少的游戏开发者。

小马哥口中“更多的toB能力”大概也是这样的套路,因为现在腾讯面向新零售的核心产品就是微信小程序,而当下开发微信小程序官方有诸多限制,需要使用腾讯云。腾讯做好了了微信小程序,也就提高了toB能力。

而小程序主攻的方向是智慧零售与金融业务。

所以无论是重视包含腾讯云、Ai在内的toB能力,还是全面下注小程序,其实都是在布局自家的智慧零售,以及跟在智慧零售后边最重要的金融业务。

对于一个中年男人,能治好他们中年危机的唯一办法,就是钱,就是源源不断越来越好的钱途。正在全面向投行化转变的腾讯,现在看来确实是钱途越来越好。钱多的时候,再照照镜子发现自己还有一张嫩脸,那真是人生最巅峰。

在产品上放松警惕,越来越善于玩竞争对手那一套资本把戏,再也没有当初那种掠夺性的进取心。想来,马化腾已经真的老了。

from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3BslosVDtmPs5R_43-ZTsA

 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